懂视

关于三国,关于曹操。

请问:关于三国,关于曹操。
请注意:本网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坚决打击任何违规违法内容,若您发现任何有害信息,请E-Mail:513175919@qq.com举报,我们核实后将给予现金奖励!爱国是每个中国人应尽的责任,爱国从我做起!为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国腾飞而努力!

   网友   2021-10-30 22:04:05

 曹操能够在那个时代成功,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在演义中,所谓的“宁使我负天下人,不使天下
人负我”只是曹操真实内心的一个方面而已,并非他的主要特征。
首先,曹操的出身被当时的士大夫阶层看不起,曹操内心有一种自卑,也有一股今后要用实际行动
表现给别人看的动力。也正是因为出身问题,曹操内心有阴暗面,这种阴暗面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为
了军事战略战术上的虚实结合,神出鬼没。
其次,一个人要在特定的历史片段中成功,并非一定要具备今天我们所谓的那些优点,俗语说适者
生存!在当时的乱世背景下,曹操的霸气、文采、军略、治术都在各路诸侯中鹤立鸡群,曹氏家族
又强大又团结,此种种原因,使得各路英雄纷纷投靠之。如果说曹操的性格今天我们意义上的非凡
人格,那么他必然难以在乱世中生存下去。个人认为,曹操的成功基础,主要还是用人这两个字!
为君主者,可以像孙权那样不善行文、不善冲锋陷阵,但是必须要懂得用人,用对人!
最后,我说说自己对于“宁使我负天下人,不使天下人负我”这句话及其当时场景的理解,
上面说了,曹操有自卑感,好面子,试想,如果是在演义中那样,做错了事被人批评了,以曹操好
面子的性格,在当时被追捕的大形势下,精神紧张犯下错误,如果你也是好面子的人,不肯承认错
误,那么怎么办呢?自然就要找个理由掩饰自己的错误。所以曹操就是不肯承认错误,抱着“如果
你认为我不是好人,那么我就老实告诉你,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的思想,说了这句话。
个人认为这是曹操内心霸气的一种恰如其分的体现!
至于说到在今天我们应该借鉴什么,我认为可以用演义中郭嘉的一段话来定义:
刘、项之不敌,公所知也。汉祖唯智胜项羽,故羽虽强,终为所禽。今绍有十败,公有十胜,绍虽
强,*为也。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也;绍以逆动,公奉顺以率天下,此义胜也;桓
、灵以来,政失于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摄,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胜也;绍外宽内忌,用
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问远近,此度胜也;绍
多谋少决,失在后事,公得策辄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也;绍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者
多归之,公以至心待人,不为虚美,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用,此德胜也;绍见人饥寒,恤
念之,形于颜色,其所不见,虑或不及,公于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于大事,与四海接,恩之所
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无不周,此仁胜也;绍大臣争权,谗言惑乱,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
,此明胜也;绍是非不可知,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也;绍好为虚势,不知兵
要,公以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也。
这,就是曹操赖以成功的各项因素。热心网友   2021-10-30 22:18:29

 1、曹操原话是“宁人负我 毋我负人”,根据具体语境解释,意思应该是这样:难道是我对不起别人,没有人对不起我吗?
2、列举两件事情说明曹操的性格。
第一,205年正月,曹操攻打袁谭,河水结冰,曹操征调百姓破冰开道。下令,凡逃跑者皆斩。不久,有逃亡者前来自首,曹操感叹道:“如果不杀你们,有违我的命令。如果杀了你们,又等于是杀了自动认罪的人。这样吧,你们回去藏起来,不要被官吏抓到。”
第二,曹操在任兖州牧时期,毕堪曾经复反曹操多次。曹操不仅没有怪罪,而且为毕堪的孝母情节所感动流泪。从当时的情况看,从占有的军队数量、人口数量、城市数量、军备数量来看,曹操排不进前五,而且深陷吕布、刘备、袁术、袁绍,甚至是孔融的包围之中,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即便如此,曹操仍然非常坦诚的放掉了毕堪。
3、曹操能取得即成的成就主要是他的个人能力的体现。如果不是因为赤壁败北,江河之阻,山川之险,以及自己在某些关键时刻的决策失误,他还会取得更大的成功。无论是军事理论能力、军事指挥能力、治国能力、驾驭能力、毅力和志向,曹操都远超过同时代的人物。我个人把曹操定义为光武之后到李世民之间最优秀的历史人物。
4、现代的人可不可以和曹操一样,这是他们的事。至少,我和曹操差不多。
我靠着自己的真诚,经营了很多客户,至今已经很多年。曹操也如此,他重用降将,大胆起用降将,如张辽、张郃、徐晃等都成为了三国时期一流的名将。曹操又对冀州全民免租免赋,如果我能从政,我也会适当减免。
曹操“不戚往年,忧世不治”“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信念一直在激励着我,曹操生命的最后一年多,还往返于长安、洛阳和襄樊之间,当他回到洛阳的时候就立即病倒了。曹操在攻打汉中的时候,绕行700里,饱受风霜,饱受山路颠簸,曹操没有丝毫畏惧。北伐乌桓的时候,曹操顶着鹅毛大雪,爬山涉水也全然不顾。我也大致如此,我抱着一个五十斤重的机器,步行数里,也不愿意坐车,最辛苦的时候,连一支五毛钱的冰糕也舍不得买。
曹操的很多决策是与生俱来的,因为他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比如收编青州军,再如“奉天子以令不臣”,又如亲自率军击毙了文丑等等。以上这些,我只能在工作和实践中总结经验,尽力缩小和曹操的差距。
曹操的女朋友很多,众人皆知。我也是这样。本人还算比较全面,涉及的领域学的也比较精;人也长得标致,弹钢琴、唱英文歌、踢球、打麻将都行,而且喜欢旅游。所以我有很多女性朋友,我也愿意主动接触女性朋友,因为我开心,因为我快乐,何乐而不为?
曹操还安分了一些,比如隋炀帝、完颜亮这些人,我更喜欢。完颜亮提兵百万,饮恨采石,让我须臾扼腕。我还喜欢高洋,据说高洋喜欢观看太监和宫女ML,我就想,太监怎么能和宫女ML呢,有趣。
我有很多知己,这些人和我都认识了很多年了,算是交心的朋友。我在工作上也认识了很多朋友,彼此虽然有各自的利益,但也算真诚合作。
我的性格中吸取了曹操的一部分,当然还有其他人,比如张国荣先生。张先生对工作的专注,对自身要求的严格,对后辈的提携,对前辈的尊敬,以及他本人的才华横溢、彬彬有礼,我一直都在学习。
还有一些人,比如意大利的球星巴乔和帕努奇,两位球星对事业永不放弃的精神等等。
最后,我在女朋友那里也学到了很多,她是一个预判能力非常强而且非常准的人,她既有小女人的柔情,也有大女人的气魄。
这些,构成了现在的我。热心网友   2021-11-21 20:52:06

 通俗点讲就是腹黑,细致上其实曹操所谓的自私包含了很多东西,首先,他有野心,那时候许多人想追随的就是有野心并且可能成功的人,第二点,他有心计,又一次曹操痛哭,说了啥我忘了,但是却表现出他的“重情重义”从而使他的属下对他忠心而有许多人慕名而来。第三,其实说操是枭雄那是小说可以刻画造成,刘备的手段其实也不弱,操不过是略微将自己的真性情更显露一点罢了。
以上是我自己的想法= =请给我最佳吧。。。以下是资料
三国演义中将曹操描写为一个汉朝的篡逆者,其实并不公平。东汉时期,外戚宦官轮流掌权,朝野上下乌烟瘴气。步入建安年代,东汉朝廷早已无可救药。对此,司马光曾在《资治通鉴》中评论道:“建安之初,四海荡覆;尺土一民,皆非汉有。”董卓擅行废立,刘焉自造龙袍,淮南袁术称帝刻玺、袁绍欲私立新帝的乱世中,曹操一直保持了对朝廷的尊敬。 早在中平五年,就有人阴谋推翻汉灵帝另立新主,拉拢当时任议郎的曹操时被其拒绝;联军讨伐董卓时,与其他人观望顾虑相比,曹操身先士卒奋力进取;初平二年韩馥、袁绍等人又想立幽州牧刘虞为帝,再次为曹操所拒绝,并明确提出:“诸君北面,我自西向。”你们可以去听那个北方幽州牧的,我依然忠诚于西面的汉献帝;李催等人祸乱长安,献帝一行狼狈从他们手下逃命时,漠然无视者有,趁火打劫者有,落井下石者也有,曹操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主动迎接献帝的人;建安二十四年十二月,吴魏合作击杀关羽后孙权上表劝进称臣,曹操也不听:“这小子是想把我放在火上烤啊!”这一系列的言行中虽然有曹操的慎重权谋,但客观上不能否认是对朝廷的尊重。 至于曹操诛杀董承(原为董卓女婿牛辅部下,按照三国演义看出身的标准应为“漏网之鱼”)、伏完等皇亲国戚,毕竟是他们动手于前曹操反击于后,难道能指望曹操高高兴兴地等死吗?况且,东汉的败落就是败落在外戚宦官的手里,目睹着天下如何大乱的曹操对此一清二楚。诛董承杀伏完的同时,曹操也规定了自己“后宫”的人一律不得干涉朝政,即使对亲儿子曹彰等人也是“居家为父子,受事为君臣”。才高八斗的曹植为人放荡,曾私自“开司马门而出”,他的车夫立刻就被处死(曹植失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违法乱纪。曹丕或许是有贼心没贼胆,曹植则根本不把当不当贼当回事);曹植的妻子衣服太华丽,违反了自己提倡节俭的命令后尽管是儿媳妇照样砍头。综合这些回头看曹操并不是一个汉朝的篡逆者。 曹操的军事、文学才能很少有人否认,稍微有争议的是他的政绩。他的政绩与军功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回顾三国前的历史,东汉桓帝年间,中国的人口曾经达到五千多万,但到了三国时锐减到七百多万,甚至还不如四五百年前动不动就“斩首十万”的战国时代(那时还有一千多万)。杀光这么多人不可能,但饿死却不难。究其根源,无非是天灾人祸。自东汉桓帝灵帝以来,旱灾、水灾、瘟疫、*、少数民族叛乱不断,民不聊生之余人口、户数大量减少。根据后汉*载,汉桓帝时期,比较大的灾祸有“延熙九年春三月,司隶、豫州饥死者什四五,至有灭户者”按照这个估计,仅此一年这两地就饿死了大约三四百万;汉灵帝时期,“建宁三年春正月,河内人妇食夫,河南人夫食妇”,“光和五年二月,大疫。”,“光和六年夏,大旱”。其余小规模的天灾、少数民族叛乱或入侵,不计其数。加上爆发于公元184年的黄巾大起义和随后的军阀混战后,生产遭到了完全的破坏。这样的乱世中,恢复正常的生产秩序使民众丰衣足食,是刻不容缓的首要任务。 然而,汉末三国中的各个诸侯中,军事上有才能的不少,内政上有作为的不多。*经济上的成功与失败都会自然的反映在军事上(反过来,绝不容易),大多数人因此吃尽苦头,最终受困于“米”而连证明自己是否是“巧妇”的机会都没有。恢复生产的方法,无非是开源节流,这两方面曹操做得都非常出色。 屯田制的实行,实际上是以国家投资的方式保证再生产,工作效率当然高于普通的自耕农。因此这个*收到立竿见影之效,短时间内就将地方变成“农官兵田,鸡犬之声,阡陌相属”的欣欣向荣,称其为一大创举并不过分。曹操在攻破邺城后,鉴于东汉后期沉重的人头税,改为户调制,对土地所有者(包括自耕农和地主)收田租每亩为四升,每户出绢二匹、绵二斤,“他不得擅兴发。”大力制止对农民的乱摊派行径,这可是连两千年后的毛邓江都头疼的顽疾。这一*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得到了一致的拥护。 曹操在世时大力兴修水利设施并卓有成效,如在周瑜的家乡舒城建立的七门三堰一直到北宋宋仁宗时还能每天浇灌两万顷良田。这些三国演义中不曾提及的“鸡毛蒜皮”之厉害,可以从下面的事例中反映出来:第一,曹操在汉中打过两仗,先战胜张鲁后败于刘备,但由于北方的元气恢复他前后顺利地从汉中武都等地迁出了十三四万户人口(虽有利诱不曾威*)。以一户人家四口人计算,这就是五十多万。想想蜀汉投降时不过二十八万户九十四万口,就能明白这对刘备是什么样的釜底抽薪!毕竟,兵民是抗战之本。第二,建安十九年五月,吕蒙提醒孙权,曹操在皖城(即庐江)一带屯田,如果坐等他们收获,无异于如虎添翼。因此东吴趁雨季来临水军来去自如之机,孙权大动干戈亲征皖城这么一个弹丸之地,吕蒙、甘宁全上阵后俘获太守朱光,迁(说得难听点,劫)数万百姓回吴。有统计称,孙策、孙权兄弟曾先后四次打到周瑜的故乡淮南舒城一带,但毫无例外的是劫掠而还。因此周瑜的老家出现了这样的滑稽:曹魏拼命建设大兴土木,孙吴拼命破坏杀人越货。 曹操之后的曹丕、曹睿虽然在个人生活上不够检点,但却基本上萧规曹随贯彻了这些*。后来曹真、张郃、司马懿之所以能够屡次在祁山等地把战术上没有什么错误的诸葛亮拖垮,就是因为他们“内力深厚”有充足的物质保证。与之相对应的是,吴蜀这方面的建设乏善可陈。蜀中是因为先天条件优越,境内已经有了都江堰这样的杰作而无需画蛇添足劳民伤财,尚情有可原。东吴则完全是败笔:东吴曾两次在丹杨填建湖田,兴建浦里塘。永安三年(魏景元元年)初建,投入的人力物力不可胜数,却因为未能在枯水时施工,导致风急浪高而淹没墩基,结果是“士卒死亡,或自贼杀,百姓大怨之。”第二次重建,仍然失败。难怪后世不得不在江南广开运河及兴建水库。江南虽然号称鱼米之乡,三国时的农业水准却相当低下,连牛耕等北方早已是常识的东西都未能普及,又没有水库潭池等可供水灌溉的水利建设,其生产效率可想而知。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有百万雄兵也得饿肚子,又怎么能争霸天下? 如果说曹魏给后人留下一笔丰厚的遗产,那么蜀汉是保本,东吴则是一*债。开源同时,曹操也非常注意节流,并以身作则。史书中称曹操“雅性节俭,不好华丽,后宫衣不锦绣,侍御履不二采,帷帐屏风,坏则补纳,茵蓐取温,无有缘饰。”简单地说,衣服没有花里胡哨,鞋子不曾雕花绣彩,帷帐屏风落满补丁,床榻被褥“败絮其中”。在曹操的大力纠正下,东汉以来的奢华之风为之一扭,天下的人都以廉洁勤俭自律。即使是*显贵也不敢过度铺张,甚至出现了有人故意穿破旧衣服取悦曹操的咄咄怪事。建安十四年,曹操反过来不得不下令来纠正这一奇怪的不正之风。曹操的遗嘱,也体现了自己的一贯俭朴的风格:“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葬毕,皆除服。其将兵屯戍者,皆不得离屯部。有司各率乃职。敛以时服,无藏金玉珍宝。”相比之下,刘备、孙权的晚年则是昏聩糊涂。《三国志·先主传》注引《典略》记载:“刘备称汉中王,于是起馆舍,筑亭障,从成都至白水关,四百余区”,他的这些所作所为,后来成了陈群劝谏曹睿弃奢华罢宫室的反面教材:“昔刘备自成都至白水,多作传舍,兴费人役,太祖知其疲民也。”后来的夷陵之战中刘备的表现,就更惨不忍睹了。孙权的“老糊涂”就更多了,甚至不老的时候都有些糊涂,以至于张昭以纣王的“酒池肉林”加以讥讽。后来孙权在太子废立上的胡来更是把群臣弄得四分五裂无所适从,已经成了笑柄了。 诚然,曹操并不是个完人。他在徐州的屠城等都是应该受谴责的。但综合看他的成功决不是偶然,无愧于陈寿“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的评论。热心网友   2021-11-21 20:52:06

 官场本来就是黑暗的,现在不是也有厚黑学吗,做官就要脸厚心黑。他能有这样成就的原因很多的,自身的能力,历史契机,以及他本身的性格,他是一个十分有历史眼光的人,也是一个能够关心人民疾苦的人,尽管他有那句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可天下人负我,但是很多方面可以体现出他的胸怀是很广阔的。我也不否认,他是一个很狡猾奸诈的人,但是在特定的环境里是十分必要的。现在我们虽然追求正义,但是事实上,在官场,商海,社会的每个角落里,我们还是必须得要有厚黑,否则很难立足。我们应该把曹操这个人分开来看,权利,*,军事的斗争是一方面,对国家的稳定和建设是另一方面,而前一条是作为一个*家很难回避的。热心网友   2021-11-21 20:52:06

ask1ask2ask3ask4ask5ask6ask7ask8ask9ask10ask11ask14ask13ask14ask15

热门图文更多>